深网丨专访一加创始人刘作虎:活下来是因为我做不出便宜的手机-科技-桂平保丰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桂平保丰新闻网 > 科技 > 深网丨专访一加创始人刘作虎:活下来是因为我做不出便宜的手机

深网丨专访一加创始人刘作虎:活下来是因为我做不出便宜的手机

时间:2019-10-19 21:02来源: 作者:admin 点击: 12 次
划重点 刘作虎认为家庭互联网的场景将越来越重要,他希望同时结合传统电视的画质、音质以及互联网公司的体验优势,把一加电视做成一个新产品。刘作虎所倡导的用户思维的价值观:“你要永远站在是否对用户有价值来倒推我们所有的工作,而不是喊个口号。”对产品的专注、对用户思维的理解,以及与OPPO的“特殊关系”能

划重点

刘作虎认为家庭互联网的场景将越来越重要,他希望同时结合传统电视的画质、音质以及互联网公司的体验优势,把一加电视做成一个新产品。

刘作虎所倡导的用户思维的价值观:“你要永远站在是否对用户有价值来倒推我们所有的工作,而不是喊个口号。”

对产品的专注、对用户思维的理解,以及与OPPO的“特殊关系”能够共享供应链、生产线所带来的优势,或许是一加取得今天这样成绩的重要原因。

刘作虎认为,本分最核心的意思就是做正确的事情。往往会有一些压力和诱惑,怎么去抵制这些诱惑,这个是很难的事情。

腾讯《深网》作者 马关夏

在众多的中国手机品牌中,一加一直是一个独特的存在。这家以坚持只做高端安卓旗舰著称的手机厂商,过去几年间在欧美、印度和国内市场受到了特定用户群体的热捧,一加虽然绝对用户数不算大,但用户的忠诚度堪比果粉。

一加创始人刘作虎原定北京召开7T系列手机发布会的前一天接受《深网》的独家专访,不过在原定时间前半小时,刘作虎临时决定将时间调整到发布会后的第二天。一加内部员工告诉《深网》,是因为Pete(刘作虎英文名)觉得现场Keynote还可以再好一点,所以就拉着筹备的同事一起讨论细节。

这个小插曲并不让人意外,刘作虎素来对产品专注、对细节严苛,他把“不将就”定为一加的产品理念,也会在推出自己满意的手机时狠夸自家产品“手感真爽”。

10月15日一加7T的发布会上,刘作虎大跨步登上讲台时,背后黑底的PPT上打出白色字体“刘作虎 首席产品经理”。一位现场的资深媒体人对《深网》说“他最看重的还是产品经理这个头衔。”而外界对他也有这样的评价:“两耳不闻圈内事,一心只想造手机”,就像“活在圈外的圈内人”。

在发布会现场,除了介绍新款手机,刘作虎还提到了一位媒体人的朋友圈截图,这位媒体人说“一加对产品追求没有跑偏。”刘作虎说这个评价让他非常开心。

“对产品有追求没跑偏”

在与《深网》的对话中,刘作虎最愿意聊的是产品和用户。他向《深网》介绍了一加7T系列手机在屏幕、摄像头、快充以及握持手感等方面的提升,为了展示一加今年主推的90Hz屏幕的流畅度,甚至直接拿出自家手机与作者使用的iPhone做对比。“你只要用一天,就习惯了这个90Hz的流畅。”刘作虎说。

此前的9月26日,一加在印度正式发布OnePlus TV Q1系列电视,这也是一加成立以来第一次拓展产品线进入新的领域。刘作虎向《深网》表示,他认为家庭互联网的场景将越来越重要,他希望同时结合传统电视的画质、音质以及互联网公司的体验优势,把一加电视做成一个新的产品。

过去一年,看中家庭互联网场景选择进入智能电视领域的手机厂商不止一加,华为、荣耀、红米等品牌也都推出了自家的智能电视新品,外界普遍认为,手机厂商的进入,必然会加剧电视行业原本就陷入红海的竞争。

上半年一加要做电视的消息流出后,出现了不少质疑的声音。有观点认为像一加这样“小而美”的企业进入电视领域很可能会分散原本就有限研发和运营精力,生态上的支持可能不足。刘作虎对《深网》回应说“研发只是一个投入的问题,一加对聚焦,或者说是对用户体验的关注是不会变的。”不过刘作虎也坦言“当然产品不能无限的去拓展,精力肯定会有一些分散。”

刘作虎告诉《深网》,10月15的发布会结束后,他请了小一百人的老“加油”在北工大发布会现场附近的酒店吃了晚饭,这些人中很多都是已经支持了一加四五年的老朋友,而且这是每次发布会结束后都会有的活动。

一家手机厂商的创始人邀请用户吃饭,这样的事情在现在的手机圈并不常见,“真的是喜欢跟用户在一起。这种感觉你是装不了的,用户能够感知。”刘作虎觉得和用户做朋友是一种价值观的东西。

刘作虎现在把用户思维加到了公司的价值观里,他向《深网》这样解释他所倡导的用户思维的价值观:“用户思维,第一,你要永远站在是否对用户有价值来倒推我们所有的工作。你做的所有事情都要思考是不是对用户有价值,而不是喊个口号。”

刘作虎要求公司的运营,甚至是HR、行政等所有员工都需要去思考,自己每天做的事情对用户有什么价值。他还在公司内部成立了一个CEO班,从全公司各个模块挑选出人来亲自带,目的是把用户思维在全公司落地。

“本分就是做正确的事”

刘作虎2013年底离开OPPO创立了一加,过去六年间,他带领着一加逐步在欧美、印度和国内的高端安卓旗舰手机市场站稳了脚跟,同时也在手机行业的寒冬以及品牌头部化日趋明显的当下,成为华米OV之外少数存活下来的手机厂商。

市场调研机构Conterpoint发布的报告显示,一加手机在2019年第一季度全球高端智能手机(售价400美元以上)市场份额中排名前四,排在前三位的分别是苹果、三星和华为。“高端细分市场是手机品牌最难以渗透的区间,因为这要求手机品牌拥有足够强大的品牌力,才能支撑其产品的高价格,目前只有少数厂商能做到。”Conterpoint报告中写道。

对产品的专注、对用户思维的理解,以及因为与OPPO的“特殊关系”能够共享供应链、生产线所带来的优势,或许都是一加取得今天这样成绩的重要原因,但这一切背后的核心因素和“本分”有关。

当被《深网》问及在近二十年的职业生涯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人时,刘作虎说是他的导师阿段(段永平)和陈总(陈明永),刘作虎说他向段永平学到最重要的是“本分”,“本分是这个体系里面核心的东西,以前Tony陈总也经常讲的。”

刘作虎向《深网》解释“本分”的核心是做正确的事情,“本分其实最核心的意思就是做正确的事情。做正确的事情这句话,很多人不一定能够理解,你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情,即便你不知道的时候,你肯定知道什么是不正确的事情。但是往往就是因为有一些压力和诱惑,怎么去抵制这些诱惑,这个是很难的事情。”

手机行业的风口每年都在变,要抵挡住各种各样的诱惑确实不易。事实上,刘作虎本人也曾“跑偏”。 2015年,智能手机的战争从线上扩展到了线下。为了争夺市场份额,国内很多手机品牌都创立了子品牌。小米有红米,华为有荣耀,专注于精品的魅族也开始做魅蓝,锤子则推出了坚果。一加当年开设了数十家线下店,同时刘作虎在当年的旗舰手机一加2之外,还推出了一款价格更低的轻旗舰一加 X。

激进的开店举措和短期内同时研发两款手机,导致了资金和产品方面的一系列严重问题,2015年也成了刘作虎“最艰难的时候”。“其实说到底就是不本分”,刘作虎对《深网》说道。

2015年底,刘作虎在公司内部发了一封名为《聚焦,再出发》的邮件反省自己的过失,刘作虎坦诚:“从目前情况来看,业务的发展成果与预期间存在一段差距”,他同时表示接下来,“公司必须聚焦,把有限的资源投入到最需要的地方”。而经过一系列的调整,2016年的一加3重新恢复了口碑。

刘作虎向《深网》表示,现在一加最大的挑战还是内部。“其实现在我们机会很好,从在整个市场来看,现在手机品牌不多,市场容量很大,有一个很好的机会。但是,整个组织内部怎么样在快速扩展的时候,让组织能力跟上业务的发展,这个还是一个最大的问题。我们公司的人今年差不多翻了一倍,这是很大的挑战,内部的挑战。”刘作虎说发布会结束后的一段时间,他的主要工作除了做明年的产品,还有就是提升公司的组织能力。

刘作虎希望一加未来成为一家产品很牛的公司,他的理由倒也简单:“产品牛,我相信肯定不会差吧。就像我们的愿景一样,我希望20年后,50后年大家还能见到一加,就OK了。更健康,更长久。如果50年后你还能健康地活着,你说牛不牛?”

“本分就是抵制诱惑,坚持做正确的事情,我觉得这个很重要。”

刘作虎最后还说道,今年不是5G手机发布好时机,明年国家希望重点去推SA,现在做一个只支持NSA的5G手机没有意义。明年可能是5G真正爆发的一年。

以下为《深网》整理的专访实录:

关于7T系列

《深网》:一加这次发布的7T系列,最大的亮点就是90Hz屏幕,从用户体验的角度,90Hz屏最大提升的地方在哪?

刘作虎:流畅。这件事情怎么讲呢?你只要用一天,习惯了这个90Hz的流畅之后再回去(感受其他产品)就非常明显。昨天我们在发布会上讲MKBHD(美国知名科技博主)用了90Hz的的屏幕也是这样评价。这个其实是非常明显的,比如滑动,你在划的时候,盯着看看不出什么区别,但是你多划两下,你再去划60Hz的,抖动就非常明显。试一下你就知道。

我自己用手机,以前长时间看会有头晕,我没有找到生理上的依据,但是后来换成我们的7Pro的90Hz,可以更长时间去看手机不会头晕。适应了之后真回不去,差异非常大。

《深网》:能不能分享下这块屏幕研发背后的故事?

刘作虎:其实上半年的一加7 Pro我们已经上了90Hz,这个屏花了一个亿定制,是非常高的定制成本。我们花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去定制这个屏幕,然后推出来。只有这个屏幕还不行,它只是一个硬件的支撑,更多的是软件的工作。很多软件在初期设计是没有考虑90Hz高刷新率的,所以我们还在推动第三方的生态适配90Hz。

《深网》:你昨天发布会上也介绍了有四百多款第三方应用支持90Hz的刷新率。

刘作虎:500多款。然后你系统的底层怎么样能够快速的去响应?90Hz刷新率高你手触上去的响应也必须要快,这个时候才能有一气呵成的感觉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我第一次看到7T样机装出来的时候,装了第一版软件还没有做任何调教工作,体验的感觉跟60Hz没有什么区别。有了这个屏幕,软件还要做大量的工作,包括底层的一些优化等等,你才能感受到这种流畅的感觉。

所以不是说只要你用一个90Hz就是流畅,就是这个意思。我们7T上的动效曲线,当时优化了150多个版本,其实就是一个加速、减速的过程,你怎么把它做好,就每天试。很多细节的工作都要做到位之后才有流畅的感觉。软件的工作量可能更大。

《深网》:除了屏幕之外,一加7T系列外观还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是后置摄像头,今年各家厂商为什么都开始用这种圆形的摄像头设计?

刘作虎:这个挺凑巧了,今年大家都撞车了。

第一,我们认为圆形是比较包容的,也是比较高级的形态。当然,背后的原因也是因为需要变化,做产品需要有一些差异化。我们考虑更多的是怎么设计一个漂亮的摄像头,比如在保护圈,包括装饰圈都要花很多工夫,让它看起来更高级。都是圆形,没有说绝对哪一个一定会更好看,只有把细微做到位才是更好看。

《深网》:除了屏幕和摄像头这两方面之外,一加7T系列还有哪些产品功能有提升?

刘作虎:快充也有提升,改了电池的工艺,里面充电的一些电路,让充电速度更快。你知道其实充电的速度不是说一直是保持一个最高的电流。怎么优化材料、电路,让它保持30瓦的时间更长是我们的目标,这样虽然快速功率还是30瓦,但是充电速度快了很多,一加7T这次提升了23%。

《深网》:一加手机有一个特点就是非常注重手感,这次在握持手感方面是怎么优化的?

刘作虎:我们每一代都在不停的优化。AG工艺的背壳玻璃是我们首创的,现在有些人在跟进。这次7T已经是第四代AG玻璃工艺,每一代我们都有做大量调试,调手感,同时要跟视觉效果相匹配。因为你在调工艺处理的时候,你的视觉效果也会发生变化。

你看现在苹果不是也出了AG玻璃吗?它的效果跟我们不一样,每一个品牌取向不一样,我们希望做到我们想要的那种光影的效果,摸起来也要舒服。苹果更磨砂一些,这就是它想要那种质感。我们想要摸起来更细腻,还要配合我们想要的光影效果,每次就是在这上面不停地调。7T我们定制20:9的屏幕,比7窄一点,握起来手感就更舒服了。

《深网》:大部分用户买了手机后可能都会套一个手机壳,就是说很多用户其实是感受不到手机本身的手感的。您觉得手感真的非常重要吗?

刘作虎:这就是很多人所说的悖论。我是这么想:不能说有人带保护壳,我就把它做差一点,这个逻辑肯定不成立。所以不管带不带壳,该做漂亮必须得做漂亮。

“看好家庭互联网场景进入电视领域”

《深网》:一加前段时间在印度正式发布了一加电视,今年很多手机厂商都开始做电视,传统电视厂商也都在推出新品类的电视。一加在第一次拓展产品线进入电视领域,这背后您是怎么考虑的?和其他厂商对比,一加电视在产品上的亮点有哪些?

刘作虎:首先要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做电视?我们要做什么样的电视?我们差不多花了两年时间很慎重地思考,最后才决定做电视。因为我们想的是更长远,我们经常说日常四个核心的互联网场景,一个是移动,一个是家庭,一个是办公,一个是出行。家庭是很重要的场景,但是,十年来家庭互联网体验是没有什么变化的。为什么大家现在都不用电视,就是因为它体验很差。

但是十年后,随着技术的发展,包括5G、AI的变化,我相信会不一样。一加电视其实不等于电视,我们叫它电视是为了更好传播,实际上就是Smart Display,有人把它翻译成叫做智慧屏幕,谷歌电视很早就提出这个概念了。

未来这是一个趋势,它会越来越聪明,越来越了解你,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想要的信息。因为人获取信息视觉是最大的输入,听觉也是。所以我相信这个屏在家里一定会存在,但是它的体验和提供的服务和现在的传统电视可能会完全不一样。

所以是基于这个对未来的思考,我们决定要做。而且只有手机厂商能做好这件事情,手机厂商有用户有粉丝,这是一个很好的基础。

我们要做什么样的电视,这个其实是我们从开始一直在思考的。虽然是做Smart display,它最基本的功能还是电视。最基本的功能有哪些需求呢?我问过用户,你们买电视首先关注的是什么方面?图像好,音质好,这还是首要的,这也印证了我的想法。

很有意思吧,就算是买一个互联网电视,它首要的还是图像和音质。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强需求的东西,所以我们说一加要做一定会做一个画质,音质都最好的,保障基本需求的电视,这是一方面。

第二,就是互联网的体验,要怎么跟我的手机做到无缝连接?这个是我们跟传统电视最大的区别。把互联网的体验做好,和手机无缝连接,这个只有手机公司才做得好,这是我们的优势。

所以我们结合了传统电视的优势:画质、音质,同时结合互联网体验的优势,把它做成一个新的产品。

《深网》:你刚才提到的可能和很多手机厂商进入电视行业的逻辑差不多。

刘作虎:你要看大家做到了没有。比如说画质、音质,这个拿出来大家一看就很明白,只要一对比,高下立见,非常大的区别。当然我们现在在国内没发,所以大家可能还不知道。我们的图像质量是不惜代价去做的,包括产品设计等等,有很多细节可能电视厂商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去追求。

《深网》:一加电视国内有一个大概发布的时间点吗?

刘作虎:现在还没有确定,后续确定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。

《深网》:外界现在有一种看法说,像一加这样“小而美”的公司做电视,进入一个新的领域,可能会分散研发和运营的精力。你怎么看?

刘作虎:研发只是一个投入的问题,一加对聚焦,或者说是对用户体验的关注是不会变的。我的工作关注的是用户和用户体验,这个电视我每天看,就看体验做好了没有。这就是我们说的专注,永远是在这一块。当然产品不能无限的去拓展,精力肯定会有一些分散。但是不会影响我们对用户体验的专注,这个是一直不变的。做最好的互联网体验,最好的音质,最好的图像,这个是永远不变的。

“产品理念打动了‘钢铁侠’”

《深网》:今年一加请了钢铁侠(小罗伯特·唐尼)做代言人。你们从什么时候开始考虑请他的?

刘作虎:我们大概是1月份跟他联系的,挺巧合。当时我们希望可以有一个人帮我们拓展品牌影响力和知名度,而小罗伯特·唐尼在全球影响力都蛮大,所以就想到了他。当时《复联4》还没有上,我们觉得《复联4》应该会挺火,这也是一个原因。而且正好有朋友跟他认识,就联系上了。

《深网》:有报道说他最开始其实没有答应?

刘作虎:对,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晚上我们一个美国的同事连夜从旧金山开车到洛杉矶,把7 Pro带去见小罗伯特·唐尼,让他看看我们的产品,给他讲了我们品牌的理念,然后他就很快答应了。

小罗伯特·唐尼很早以前有代言过一些品牌的,现在基本上很少很少。所以这是巧合,也是我们的产品和品牌理念打动了他,他也很喜欢我们的Never Settle(不将就)。

《深网》:您觉得一加发展到这个阶段,时机已经成熟,适合找这样一位国际大腕来做代言人?

刘作虎:我们其实从来没有想过这个(国际大腕)问题,只是因为我们做全球市场,思考品牌问题的时候永远都是从全球的视角去看,我肯定会看他的全球影响力。

“印度未来可能会成为第二总部”

《深网》:能不能聊下一加在印度市场的情况?怎么看这个手机市场?

刘作虎:印度未来可能会成为我们第二总部。因为印度我们现在高端市场份额是43%,差不多每两台有一台就是一加的,这个是蛮令人兴奋的一件事情。用户认可一加,而不是其他的品牌,像苹果、三星,这个成绩在任何一个市场都是值得骄傲的事情。这个成绩我觉得挺好的,印度市场潜力巨大,所以我们接下来在印度的投入也是很大的。

今年8月份,我们在海得拉巴的一个研发中心落成,未来这个印度的研发中心会成为我们全球最大的软件研发中心。印度有非常多优秀的人才,所以,我们把那边做成第二总部,让它成为一个独立运营的团队,研发、生产,销售,是一体的,是一个可以独立运作的体系。

我们在印度可以吸引到最一流的人才,去年我们在IIT招了十几个非常优秀的学生,今年我们会招50个,我对他们的要求是,至少招50个。

《深网》:一加当时去印度的时候,印度手机市场还不像现在竞争那么激烈,这个先发优势也是一加在印度做得好的一个原因吗?

刘作虎:其实我们在每个市场都不是第一个去的。我们去印度的时候,你今天看到的这些中国品牌都已经去了。但是我们不管去哪个国家标准是一致的,不能说印度这个市场低端的量是最大的,高端的量不大,所以你做低端追求量,我们不是。我们去到任何一个国家,产品是一致的,标准是一致的,我就是做高端,做旗舰。所以刚开始可能大家会觉得不可思议,你们卖这么贵的东西,但是实际上我们一去就非常受欢迎,因为每个国家都有高消费力的,有追求的用户,这很正常。每个品牌的定位不一样,我们就是做高端。几年下来,一直这样非常稳健的成长,所以有今天这个结果。

“我做不出便宜的手机”

《深网》:现在中低端手机厮杀非常激烈。一加从一开始就只做高端旗舰手机,回过头来看一加算是很好的避开了中低端这片“血海”。

刘作虎:从结果看好像是这样,但是我觉得,可能低端我去做也做不来,说实话,我做不出便宜的东西。因为你看到有些东西不好,你根本过不了自己那一关。我是作为一个产品经理的角度,每一个出来的产品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,一定是要我自己满意才能出来的。我们从一开始就说的不将就,就是这样。

我们一直说,专注做高端,我们公司70%都是研发的人,这么多人专注做一个东西就可以把它做到极致,这个其实是很有意思的事情。就像人的生活其实也是一样,当你面对的问题多了会很烦,但如果你每天很专注,很投入去做一件事情,就会觉得很幸福。

《深网》:国内高端市场的竞争可能比印度要更激烈,行业寒冬、头部化越来越明显。一加在国内市场感受到压力了吗?

刘作虎:其实国内的高端市场机会还是蛮大的。现在高端市场的品牌非常少,用户可选择的不是太多,这么大一个市场做几百万台,对我们来说就挺好的。我觉得核心还是你自己能不能把产品做出特色,我们的7Pro在今年上半年推出的时候,反响非常好,因为产品很有特色,它是全球第一款2K+90Hz的屏。可能各个品牌压力都很大,怎么样在一个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的时候去创新,这个是压力。你只要把产品做好了,最终用户会认可你,其实跟对手没有关系。

专注。这是我们最重要的,专注做旗舰,怎么把旗舰打磨好。可能专注这个词很多人也在提,但是真正做到是不容易的,毕竟有很多外界的诱惑,怎么抵制这些诱惑是非常难的。

“喜欢跟用户在一起”

《深网》:一加的社区文化很特别,昨天的发布会上也提到,一加的很多产品细节可能都是来自于一加社区用户的建议。

刘作虎:我们在全球都是在以一种互动的方式在开发,每个星期会有一个版本做内测,每两个星期会有一个公测版,全球差不多几十万的人会参与公测。就一直是这样跟用户互动,听取他们的意见。这是为什么我们很多的用户一提到一加,会提到“他们的社区文化很好”。这个很有意思,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做到这样?我一直跟团队讲,我们一定要发自内心的跟用户交朋友,不是喊口号,不是为了营销,而是真正要发自内心的。

举个例子,我们每次发布会完了之后,晚上我都会跟我们的一些比较老的‘加油’吃个饭,喝个酒。昨天晚上发布完了之后也是,差不多有大几十人,小一百人,很多都是支持我们四年五年的老‘加油’。跟他们就有点像是亲人的感觉,所以,我每次发布会完了之后都会跟他们在一起吃饭、喝酒。

真的喜欢跟用户在一起,这种感觉你是装不了的,用户能够感知。今年大概是7月份,我们全球的社区版主从20多个国家飞到深圳,聚在一起,大家聊聊天,听他们的反馈,我们都很开心。2017年我们是第一次把全球的版主聚在一起,飞到伦敦,从世界各个角落飞到一起,大家真的是非常亲切,就是这种感觉。

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价值观的东西,是真的想跟用户做朋友,跟他们在一起觉得很快乐。可能有些人会觉得这是营销,搞搞噱头,其实不是,这个东西是用户能感知的。

《深网》:最初建立一加社区的灵感来自哪里?

刘作虎:其实有些东西看似是偶然,其实它有必然,这是你的特质决定的。早在十几年前,我在美国做蓝光DVD的时候就是这么起来的。我们做DVD的时代,2004年,15年前,我们就是每个星期五给一个软件版本。你可能都不知道DVD软件升级是一个什么样的体验,你要去升级,首先把这个软件从网上下载下来,然后找一个刻录机,刻录光盘,烧光盘,烧完之后再放到DVD里面去升级,超复杂的一件事情。当时我们每个星期五就会搞一个软件的升级,在美国一个论坛上面跟用户互动。所以用户说感觉这个品牌就像是他们自己的品牌,他非常热爱这个品牌,最后蓝光DVD成了高端第一。

所以你可以说这是一个基因。社区论坛,很多国内手机厂商都做过。为什么每家出来的结果都不一样,这个是每个公司的文化决定的。

“推出5G手机的时机还未到”

《深网》:5G是今年业内最热的话题,一加之前已经和欧洲的一些运营商合作推出了5G手机,一加今年有没有在国内推出5G手机的计划?

刘作虎:我觉得时机不到,这个原因大家应该知道,明年国家希望重点去推SA,你现在做一个只支持NSA的5G手机没有意义。我们核心是把5G的体验做好,所以现在国内已经有用户在体验我们5G的产品。我们会找一个更好的时机发布我们的产品。

《深网》:5G到来的时候,您认为手机厂商最后比拼的核心能力是什么?

刘作虎:还是产品吧。明年可能是5G真正开始发力的一年。今年大家虽然叫得很凶,但是整个5G的市场还没有起来。我为什么说要找一个好的时机,每个东西在爆发前会有一个积蓄能量的过程,我觉得明年才会是一个爆发期。而且即使到了明年,很多应用也还不够丰富。

2020年的5G就有点像是2014年的4G,2014年我们一加1刚推出的时候,算是最早的一批4G的产品,但是那时候使用上有什么特别大变化呢?我记得很清楚,我当时有一次在北京收邮件,感觉这个邮件附件怎么下载这么快?当时给我觉得很爽,速度快了很多,但也仅此而已。当然这个已经算是一个很强的痛点了。到明年,可能感觉跟我2014年体验4G的感觉差不多,之后应用才会丰富起来,就像2014年之后,很多应用,像移动互联网、支付都出来了。

《深网》:5G4G的技术更复杂,造手机的门槛会越来越高吗?

刘作虎:对,肯定更高。5G开发难度会更大,我们投入也会非常大。像我们现在有三个5G实验室,一个实验室光设备的成本都得一个亿。因为我们全球有几个研发中心,我们在三个地方都建了5G实验室,包括印度,这个成本就是巨大的,光实验室很多人就投不起了。

《深网》:产品层面,您最近在思考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什么?

刘作虎:产品我可能更多是考虑说比如说AI怎么样,AI我很少在公开场合去讲的原因是,过去有些人把AI当成是一个噱头去讲,我觉得没有意思。AI说白了就是一个工具,是一种能力,每个人都应该有AI的能力,我觉得它是接下来十年会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一个技术。

但是这个东西不是一个新的东西,最早微软比尔盖茨在90年代就提了这个东西。但是那个时候的计算能力不够,云起来之后,它的运算力够了,所以这两年开始爆发。这是一个趋势,在接下来十年,我相信AI会有巨大的改变。这是比较大的课题,我们现在也在思考,怎么样用AI让这个产品的体验会更好。

“对产品有追求没有跑偏”

《深网》:如果现在回头去看创业六年的经历,您觉得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候?

刘作虎:我以前讲过,是2015年的时候。其实核心还是自己产品没做好吧,没有做到我想象中的。当时有一些问题,后面很快就纠正了。2016年马上就好了。一加3出来的时候,当时大家又很喜欢,这个品牌一下子又回来了,我觉得挺幸运的。那个时候我在想,一加1出来那么好的口碑,2015年就有点不是那么顺利,用户还会不会喜欢我们?一加3出来的时候,用户口碑一下子就起来了,我真的挺开心的。

《深网》:有没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?

刘作虎:没有那么夸张,我觉得这是做企业必经的一个过程,你不可能永远都是一帆风顺,这个我觉得也正常,有一点起起落落很正常。

《深网》:那一直支撑你创业的最大的动力是什么?

刘作虎:因为我是做产品的,其实我最享受是怎么做好产品最后用户喜欢,那种满足感、那个成就感是非常有力量的。比如说我昨天提到一位媒体人的朋友圈,当时看到我就很喜欢,是他的朋友用了一加7Pro之后给他留的言。“对产品有追求没有跑偏。”

他这个评价我非常开心,因为我们对产品的理念,可能很多人开始是不理解的,就觉得你这个对吗?最后你得到用户这样的评价,说你这个产品很有追求,并且没有跑偏,这就说明用户他就认可了你的产品理念。就像我说我要追求流畅,追求细节,追求体验,最后用户能感受到你没有跑偏。我觉得产品要对用户有价值,不要说今天好像高一些噱头能忽悠了用户,你把时间拉长了去看,总有一天用户会发现你这个是不对的。

我们一直坚持说,坚持对用户有价值的东西,我们现在在公司内部推用户思维,把用户思维加到我们的核心价值观里面。

《深网》:一加的“用户思维”具体指什么?

刘作虎:我刚才讲,我说用户思维第一,你要永远站在是否对用户有价值来倒推我们所有的工作。你做的所有事情都要思考是不是对用户有价值,而不是喊个口号,很多人有时候嘴巴上说着用户思维,但是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这么想过。什么叫对用户有价值?做这个90Hz的屏幕对用户有没有价值?流畅算是有价值的。如果说我今天搞一个摄像头,可能今天你说5000万,明天说6000万,后天人家说7000万,这个对用户有价值吗?用户需要的不是数字,用户要的是随手一拍我就能拍到一张很好的照片,这是对用户有价值的。

包括做公司的运营,包括跟用户的互动,所有的服务,都要对用户有价值。在全公司推广用户思维,我就跟大家讲,如果发现你今天做的事情跟用户没有关系,那说明你在公司没有价值。即使是HR,即使是行政,我依然要去想,我做的这些事情对我们的用户有什么价值,你要每天这么去思考。

所有人都得思考,你一定是要最后给用户创造价值。这是我说的,你要用这个来倒推你所有的工作。我们还专门成立了一个CEO班,专门做这件事情。从全公司各个模块挑了一些人出来,我来亲自带这个小团队,把用户思维在全公司怎么落地。

第一阶段是要使整个公司有用户思维,让大家理解这个问题,把这件事情做到位。我说第一步工作很简单,你就去发现,发现公司现在存在什么问题,发现一个,解决一个,从系统上去解决,你一天解决一个问题,一年就解决365个问题,那超牛了。因为用户免不了提问题,包括我们的服务,肯定会有投诉。如果面对用户投诉,能去思考系统上出现什么问题,立刻把它解决掉,这就很厉害了。

所以,其实我们服务的口碑是不错的。虽然现在在国内,可能大家觉得我们的售后点没有那么多,但是只要接受过我们服务的,口碑都是挺好的。我经常看有人发微博@给我,去了我们的售后点,发现这个服务也太好了。

“本分教会我做正确的事情”

《深网》:职业生涯中,对你影响最大的人是谁?

刘作虎:阿段(段永平)、陈总(陈明永)都是我的导师,我其实是一直跟着陈总的。你想我毕业之后就去到OPPO,跟着Tony陈总差不多20年,所以从他身上也学到了很多,当然从阿段那里也学到了很多。

《深网》:向阿段学到最重要的是什么?

刘作虎:本分。这个是这个体系里面核心的东西,以前Tony陈总也经常讲的。

《深网》:怎么理解“本分”这个词?

刘作虎:本分其实最核心的意思就是做正确的事情。做正确的事情这句话,很多人不一定能够理解,你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情,即便你不知道的时候,你肯定知道什么是不正确的事情。但是往往就是因为有一些压力和诱惑,怎么去抵制这些诱惑,这个是很难的事情。

《深网》:2015年那次算是你没抵住诱惑吗?

刘作虎:对,其实说到底就是不本分。

《深网》:当年行业的厂商好像都在砸线下、都在搞双品牌。

刘作虎:就是没有完全想清楚,觉得我也可以搞。本分就是你怎么抵住诱惑,然后看长远。任何事情你看20年、30年,当你想清楚了,你就会更加淡定。

《深网》:现在一加最大的挑战在哪?

刘作虎:最大的挑战还是内部,其实现在我们机会很好,从在整个市场来看,现在手机品牌不多,市场容量很大,有一个很好的机会。但是,整个组织内部怎么样在快速扩展的时候,让组织能力跟上业务的发展,这个还是一个最大的问题。我们公司的人今年差不多翻了一倍,这是很大的挑战,内部的挑战。

《深网》: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重点工作是什么?

刘作虎:接下来还是做明年的产品,还有就是刚才我说的组织能力,主要就是这两件事情。

《深网》:你希望一加未来成为一家什么样的公司?

刘作虎:成为一家什么样的公司?产品很牛的公司。产品牛,我相信肯定不会差吧。就像我们的愿景一样,我希望20年后,50后年大家还能见到一加,就OK了。更健康,更长久。如果50年后你还能健康地活着,你说牛不牛?

本分就是抵制诱惑,坚持做正确的事情,我觉得这个很重要。就像你也知道抽烟是不对的,对身体是有害的,但是有些人就是抵不住诱惑,老是想抽一下,喝喝酒。但是如果你真的能很克制地保持一个健康的生活方式,可能就活得更长。

(责任编辑: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 注册时间:2019-11-13 13:11 最后登录:2019-11-13 13:11